领跑春节档预售,《唐人街探案3》不能再撤档了

(原标题:领跑春节档预售,《唐人街探案3》不能再撤档了) 到底谁才是侦探排行榜第一的Q? 这个答案的揭晓比预定时间晚了整整一年。本应该2020年春节档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因疫情影响推迟至2021年春节档。 时间变了,环境变了,竞争对手也变了,《唐探3》还能像预期中那样成为春节档的最大赢家吗? 预售首日“唐探3”一骑绝尘 2020年春节档曾经集结陈思诚的《唐探3》、徐峥的《囧妈》、陈可辛的《夺冠》还有《紧急救援》等7部大片,被称为“史上最强春节档”。其中 《唐人街探案3》预售开始23小时票房突破1亿,1月21日凌晨突破2亿元,连续创下华语影史预售最快破亿、破两亿新纪录。 但没想到,黑天鹅突袭下,一派红火的春节档瞬间哑火,后来《囧妈》转网播掀起影视圈腥风血雨,其它几部大片也相继择机上映,只有《唐人街探案3》和 《熊出没·狂野大陆》迟迟没有上映。 据说,在《囧妈》转网播后,不少流媒体平台大佬也曾向陈思诚发出邀请,但他都立刻回绝:“从疫情开始,哪怕一秒,都没有想过在流媒体上播放”,就这样一直等到了2021年春节档。 今年《唐探3》的竞争对手换成了《刺杀小说家》等6部影片,从演员阵容到背后资本,看起来也都不好惹。 据悉,由贾玲执导、沈腾主演的《你好,李焕英》由北京文化出品,后者曾出品《战狼2》、《我不是药神》和《流浪地球》等多部爆款电影;雷佳音和杨幂主演的《刺杀小说家》由华策影视出品;久未征战春节档的华谊兄弟本次 献出了“阴阳师”的电影版《侍神令》;近些年靠动画电影表演亮眼的光线传媒今年选送给春节档的是刘德华主演电影《人潮汹涌》,而动画电影的空缺则被《新神榜:哪吒重生》填上,由阿里影业出品,泡泡玛特参投。 但事实上,看似竞争激烈的春节档似乎从预售开始就已经可以预料战局。 1月29日8点起,2021春节档预售全面开启,截至当日19时,《唐人街探案3》预售已突破5000万,首日排片占比达到37.9%;《你好,李焕英》预售票房接近过1000万,首日排片占比接近20%;其次为《刺杀小说家》《侍神令》《人潮汹涌》《新神榜:哪吒重生》《熊出没·狂野大陆》。 《唐探3》几乎实现了断层式领先,某曾参与过该片内部试映的圈内人士告诉蓝鲸记者,“成片相当好”,基本上不存在因口碑被逆袭的可能性,他表示该片基本盘35亿,有机会冲击内地电影票房榜前三。 而这个结果在一些影评人看来也在意料之中,知名影评人电子骑士接受蓝鲸记者采访时表示,《唐探3》是整个春节档中最具卖相的电影,整体来看今年的影片与之前相比实力偏弱,他认为这是后疫情时代的一种表现,“按电影行业的生产周期,今年的春节档其实差不多在19年立项,然后2020年拍摄并后期,但受疫情影响相关电影的投资和制作都出现了一些问题。” 《唐探3》: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对于《唐探3》而言,2021年春节档并不是它的最佳档期。 2020年为了能够让《唐探3》真的成为闪耀内地影史的作品,陈思诚和团队付出了不少。为了给《唐探3》造势,陈思诚和爱奇艺共同制作了一部《唐人街探案》网剧于2020春节前夕开播,希望完成剧影联动。 事实上,网剧《唐人街探案》也的确起到了这个效果,不仅王宝强、刘昊然、肖央等角色在网剧中出现,而网剧主演邱泽和张钧甯也将在电影《唐人街探案3》中出现,在电影和网剧的交互的中,唐探宇宙形成了。 网剧营造了足够的“唐探气氛”,但《唐探3》却被临时撤档,精心营造的剧影联动也失去了意义。 选择推迟整整一年上映,电影本身就承载着很大的风险。影评人电子骑士指出,电影推迟上映基本上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特效和台词都是具有“时效性”的东西,观众的期待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弱。不过他认为《唐探3》IP影响力很大,受此影响不大,在他看来更大的影响因素来自于电影大盘的冷热。 1月初在疫情已经相对稳定的情况下,2021年电影市场春节档备依然备受期待,部分券商机构喊出上限70亿元的乐观预期。 但很快 1月中下旬以来全国多地出现的疫情给春节档蒙上了阴影,有业内人士预计,春节档总体规模大概率会下滑,或达45亿元。这个数字与以往动辄喊出七八十亿总票房的“鸡血”春节档预期相去甚远。 但或许正如上文所言,由于2021年春节档整体竞争程度不如往年,或许今年本就格外突出的《唐探3》会在马太效应的作用下一骑绝尘,创造影视纪录。 无论《唐探3》能否进入内地电影票房三甲,整个“唐探宇宙”已经注定成就陈思诚。 陈思诚有“外太空”,万达还有什么呢? 唐探的价值早已超越票房本身,作为国产电影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可以构建宇宙的电影系列,陈思诚在国内一片“中国迪士尼”title争夺者中成为第一个成功拥有全民性“原创IP”的人。 与大多数顶级导演依靠超强的艺术修养或个人能力奠定自己影坛位置不同,从《北京爱情故事》到《唐人街探案》你很难概括陈思诚的风格,就像他评价自己“我的风格就是没有风格”,但不同的是他拥有“复制成功”的能力。 不少圈内人都说陈思诚是商业化思维最好的导演之一。《唐人街探案1》证明了陈思诚拥有很强的商业片指导能力,但到了《唐探2》这种导演能力迈上了另一个台阶——系统化、IP化,“唐探”成为了具有绝对票房号召力的大IP。 再往后陈思诚开始转做监制,将自己的成功经验不断复制。 2018年开始陈思诚筹拍《唐人街探案》网剧,他担任监制和总编剧,并找来三个青年导演合力完成。后来其中之一的导演柯汶利成为了后续陈思诚首部电影监制作品《误杀》的导演,最终《误杀》票房超13亿,成为当时的最大黑马。 《误杀》是一场典型的陈思诚式成功。 正如唐探系列一样,《误杀》在原故事基础上做了许多富有成效的加法,譬如人性挣扎、社会缩影,这些都使得影片的商业元素最大化。 2020年,陈思诚宣布开启自己的全新电影三部曲,他将在2021年暑期档为观众带来新片《外太空的莫扎特》,该片将是一部全新视角的科幻喜剧。而在未来三到五年,他会把精力放在“外太空三部曲”上,后面还会有《外太空的肖邦》和《外太空的莫奈》。 他正在又一次尝试复制“陈思诚式成功”。 那除了“唐探”和陈思诚,万达电影的未来还能靠什么支撑呢? 2020年,万达影视没有一部主控的电影上映。作为第三大出品方参投的《月半爱丽丝》票房只有2800万元。参投的《金刚川》《我和我的家乡》万达影视在出品方里分别排在第十七位和第十九位,只拿到很少的份额。 #p#分页标题#e#而根据1月29日万达电影公告, 不考虑资产减值,公司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1.5亿元-24.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1.4亿元;考虑减值后,亏损61.5亿元-69.5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47.29亿元。 在互联网巨头争相入局电影出品和发行行业的今天,影视圈正在完成新一轮的洗牌,万达的优势正在被瓜分。 据媒体统计,从参与投资电影的数量、累计总票房这两个维度来看,2020年表现较为抢眼的是阿里影业(包括淘票票)、猫眼微影、腾讯影业这些有互联网基因的电影公司,以及抖音文化这种异军突起的新秀。 与此同时,《囧妈》事件后,院线与视频平台的微妙关系被彻底暴露,视频平台在线观影在疫情的催化下发展迅速,或许前几年影视剧领域“先网后台”的跨时代巨变也将在电影业重演。 在这个背景下,同时掌握院线与电影出品发行的万达电影正处在危险的边缘。 随着内容消费渐渐互联网化,传统的优势内容——电影,正在成为一种颇具仪式感的内容,这就意味着背后的商业统治力较以往大打折扣。网剧/综艺正在成为强势内容,不少老牌影视公司也先后布局相关领域。 华谊兄弟开始培养自己的“偶像”,同时也加大了对网剧的投资。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华谊兄弟2021年 的剧集和网络电影片单种包括《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佔有姜西》《海葵》等17部各种类型的剧集项目,和《狄仁杰之至尊浮屠》《异形启示录》等12部网络电影项目。 一直以来靠电影吃饭的万达似乎也亟需赶快找到新的支点,据悉在未来两年万达电影将上映将近20部剧集。 只不过,搞电影的人去拍剧,看似降维打击,真的能像陈思诚一样复制成功吗? (责任编辑:admin)